我的心好痛苦

只要想到你,我好难受

让烈酒烧灼我的肠胃

我的快乐与悲伤俱是因你而起

我站在远处注视着你

我不敢靠的太近

你是有毒的花朵

我把手伸向一株仙人掌

虽然很痛我却很快乐

爱你有痛苦 也有欢乐

痛愈深 爱愈浓

手心里的一滴泪水慢慢地风干

我终究还是什么也没有留下

我欲哭却没有泪水

坚强的人有几许无奈

你是我唯一的奢求

我的一生只奢求这一次

当我走到街上开始落下雨水

连老天爷都在嘲笑孤单的我

我多想抛弃那可耻的理智啊

任情感的洪流泛滥成灾

毁灭啊 我大叫

被灼伤 我无悔

好冷好冷,人的脆弱

还不如一朵风...

古人说歧路亡羊

我不是牧羊人

却走上了牧羊路

我和羊无半点瓜葛

使我们发生联系的是歧路

歧路,我为什么走向你

有人说这是一条不归路

不归路意味着前有断崖后有

追兵,你只能往下跳

这就是歧路

使我兴奋的歧路

亡羊补牢是对后来者的告诫

先行者早已破牢而出

踏上了这歧路

歧路本身就是一个谜语

亡羊正是那谜底

如今我是亡羊

追寻着歧路,却忘记了

自身就是那谜底

锁阳台

夜雨潇潇,朱檐泣泪,落英满地谁收?暂薄名利,聊正茂昔畴。多少惺惺旧事,空回首,尚无人筹。百年事,言犹在耳,风物已西流。

休休!当此际,盛筵难再,惆怅空留。浪留得江南,却怕登楼。此地何时建也?青山下,绿水长流。伤情处,高城望断,烟云已然收。

世间纵有瘗花人,亦是感怀伤自身。

花开花谢犹人命,时风时雨且凭天。

狂歌痛饮几时月?人生自是有散场。

自古风流人缥缈,空对菱花叹鬓斑。


碎语(三)

此去经年

相逢已无日

离情诉于杯酒

和泪饮下,面庞

如梨花带雨

且别离,千言万语

眼波流转,化一泓哀戚

永难忘,一别离

万水千山,心随他去

放逐孤岛

放逐孤岛

以自由的名义

史上最伟大的孤独者

与天地独语

面对女神失声

有一个魔鬼

潜于心中

要把你撕裂

于是你大喊

面对无人的孤岛

你感到

有无数的你向远处扩散

一瞬间就只剩下你自己

恐惧自内而生

一阵晕眩的感觉

好像太阳醉了酒

新生活就是如此开始

在孤岛上

眩晕

碎语(二)

黑暗中我常常忘记时间

两眼直视黑夜直至被黑暗所吞没

黑暗中我看见冰与火

一口铁锅将冰与火完美的结合

我是锅中的鱼儿,忍受着煎熬

我在锅中不停地翻滚、跳跃

我喜极而泣下冰冷的泪水

能够在冰与火的洗礼下度过一生

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事情

碎语(一)

我从沉睡中醒来

看这美丽的世界

万物复苏,姹紫嫣红

一树一树花开

有如猩红的血液在流淌

流进我的心中,那一刻

仿佛我已得到了永生

十四行

我站在门内,你站在门外

我走出门,你走进门

等待,却没有结果

错过,是上天有意的安排


闯过重重磨难,终于很近了

却再也推不开最后一扇门

我将身体紧紧贴在门上,感受

你的心跳,这辈子我已知足


一扇门阻挡了两颗心的靠近

两颗心从此越走越远

我向着天涯的一端前进

一走就是一辈子

永不停歇的脚步

终点就在天边

自白


值此太平盛世

我还能说些什么

对于幸福的故事

我总是不愿提及

无论阳光如何耀眼

总有太阳照不到的伤疤

一只麒麟的出现

预示了天下的大乱

国家的命运有时与个人无关


如同游魂飘入街巷

游走于酒与酒之间

我的伤痕不会愈合

它已成为年轮的一部分

对于岁月

我无权更改


时代无非一张大网

我们是被网住的鱼儿

很多人的命运就此注定

我只是众鱼中想要逃走的一只

我不是不爱美丽的家园

是无处可以抚慰我的伤心

一位朋友总是渴求

自由,可望而不可即的

绝对的自由

井底之蛙的自由

不是我们能想象的


无论时代...

© 噬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