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白


值此太平盛世

我还能说些什么

对于幸福的故事

我总是不愿提及

无论阳光如何耀眼

总有太阳照不到的伤疤

一只麒麟的出现

预示了天下的大乱

国家的命运有时与个人无关

 

如同游魂飘入街巷

游走于酒与酒之间

我的伤痕不会愈合

它已成为年轮的一部分

对于岁月

我无权更改

 

时代无非一张大网

我们是被网住的鱼儿

很多人的命运就此注定

我只是众鱼中想要逃走的一只

我不是不爱美丽的家园

是无处可以抚慰我的伤心

一位朋友总是渴求

自由,可望而不可即的

绝对的自由

井底之蛙的自由

不是我们能想象的

 

无论时代如何变迁

鱼儿总是离不开海水

如果一定要选择

我要对着大海恸哭

泣下无数珍珠

还给大海,我生命的源点

然后学着精卫小鸟

衔石埋葬大海

离开了母体

就开始向过去告别

 

沿着转经筒的方向

我走了很久很久

遇到朝圣者的目光

我突然发现

我的眼里空无一物

 

玛尼堆带着众生

虔诚的祈祷

如同一座古城的废墟

带来一种历史的错觉

我真想抱着哭墙

大哭一场

 

传说西藏有一种树木

叶子上清晰的呈现出

佛祖的肖像

无论它是否真实

我都深信不疑

它使我想起

曾在火光之中

体验的一种神秘

总有一种东西

我们无法找到答案

 

我真想站在雪山之巅

沉默不语

在红叶翻飞的季节

亲吻美丽的姑娘

然后离开

向着水流逝去的方向

敬一个军礼

在落日斜阳下

徒步行走过古原

 

翻开空白的纸页

我能书写什么

留下一个标点

一声不响的离开


评论
热度(1)

© 噬阖 | Powered by LOFTER